三千年前/与仲卿书 仲孟

文字来源于关淑怡唱的《三千年前》,基本算是对这首歌的扩写,只不过结合了仲孟的故事,又加上了我个人的理解和改编。

孟章视角

OOC都是我的锅。

————————————————————————————

再会。

仲卿不要怪孤第一句就同你说再会,因为孤真的是专程来和你道别的。

嘘,仲卿莫要说话,只要听孤说就好了。

彼时世道几多艰难,中垣大地群雄并起,战火纷飞,一座城池从繁华变作焦土,可能只是朝夕间的事情。

我天枢算不得富饶,且外无领兵之将才,内无治世之能臣,苏翰曾嗤问过孤王,‘王上想要谋夺这天下,打算依仗何人’。谋夺天下?孤好像从未想过这般宏图大愿,孤心中所求不过是天枢的百姓能够吃饱穿暖,安居乐业,不至于因战火之苦流离失所罢了。

 

未曾想四十多年后,这天下终得四海升平,河清海晏。

仲卿,你功不可没。

 

孤王记得,有日你与孤一同竹杖芒鞋,花了足足三个时辰登上一座高山,只为在顶峰看那落日熔金的美景。

山顶上层云涤荡,将你我都裹在茫茫的雾里,远处倦鸟归林,时不时传来悠远的轻鸣,见了这番钟灵毓秀的造化,连孤王郁结多时的心情都好了许多。

崖边有一株很大的紫藤树正值花期,花开得很热闹。你说要为孤攀一枝,孤觉得太过危险不让你去,但你还是不管不顾地去了,折回来好大一簇绵密的花枝,却不想划破了一件新做的衣裳。

仲卿把花塞在孤的手里,还在孤耳边说话,说得很小声。

山风呼啸,其实孤一点都听不清你在说什么。

不过,孤很喜欢你这么同孤说话。

以后再没有人这么同孤说话了。

因为你告诉孤,你要走了,要去另寻一番天地。

忽然间经过了好多年,

孤再也没有看过日落。

 

孤记得,仲卿与孤去过的每一个地方。

那些地方通通留在孤心里面。

仲卿不记得也不要紧,孤记得就好了。

孤不会说自己老了,你知道的,孤不会再老了。

孤只会说,孤在这世间驻留得太久。

时间久了,难免清楚人总会慢慢地将过去淡忘。

又会看着东西,无声无息地消失。

 

前两天,孤不知在想些什么,无端端地跑去看日落。

也是在一座极高极险的山上,那个日落就像孤记忆里,你陪着孤看的那个一样,分毫不差。

不过,就算孤如何装出若无其事的模样,孤都不得不承认,孤失去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那座崖上并没有紫藤树。

 

孤要走了,如果你记起来孤是谁,孤知道,你一定会很舍不得孤,还会很挂念孤。

仲卿,再会了。

 

 

谷雨将至,枢居院子里的紫藤萝开得极盛,扶疏的浅青色藤叶下,紫云由浅至深,重峦叠嶂,盖在石碶的架子上,往底铺陈开一廊浓荫,。

仲堃仪就静静地躺在花下的竹榻上,他已经很老了,老得鹤发鸡皮,老得昏昏沉沉,老得满身戾气和棱角都被岁月磨得干干净净。

门口几个孙辈正在嬉笑打闹,屋内传来老妻的唠叨。

炊烟袅袅,岁月静好。

暖风过处,紫藤花如雨一般倾泻了下来,轻轻地扑进他的怀抱里。

 

END.

—————————————————————————— 

孟章是未往生的魂魄,一直陪在仲堃仪的身边,直到他功成名就,儿孙满堂,垂垂老矣,褪色的记忆里再也不记得这世上曾有过孟章的存在。

 

 写的时候莫名很想把紫藤作为一种象征添加进去,其实我对这种植物所知甚少,百度了之后才发现紫藤的花期在3-5月,开得最好的时节恰是在4月的谷雨季春。

而紫藤的花语是沉迷的、执着的、缠绵悠长的爱,最幸福的时刻,以及对恋人的不舍。

评论(3)
热度(14)
  1. 以齐制宾阿树 转载了此文字
  2. 七只影阿树 转载了此文字

阿树

©阿树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