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公公的宫廷日常~傻白甜蠢短篇一发完

仲孟衍生,宁为玉×强公公

脑洞来自B站基友的熊彭拉郎视频(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9686454/)大家可以去看一下,剪的超好的!

我们强公公真的太可爱啦~!忍不住给他拉了碎碎的郎嘿嘿~突然兴奋.jpg

重度OOC怪我~(~ ̄▽ ̄)~

——————————————————————

小皇帝发现身边随侍的强公公似乎有了心仪之人,这实在是一件有点诡异的事情。

小皇帝说小也不算小,再过一个月便及冠了,强公公只比他小3岁,偏生长了一张小孩的稚气脸孔,看着像才刚过了束发的年纪。

强公公自然不是生来就是公公,他原是前任太傅的幼孙,小皇帝当太子时的伴读。两人相识于总角,朝夕相处,一同读书顽笑,情谊比小皇帝的一众兄弟们还要深厚。五年前先皇骤然驾崩,朝堂大乱,小皇帝的叔叔趁机携重兵入王都,自封摄政王,助他登基,而后挟天子以令诸侯,变着法子处决了不少肱股之臣。太傅被诬陷谋逆,两朝贤臣竟落了个满门抄斩的下场,独剩下强公公借着与小皇帝的情分以受宫刑为代价做了一枚覆巢下的完卵。

 

话说回来,强公公近期的不正常要从三个月前说起,那时太后突发恶疾,宫中御医皆束手无策,小皇帝便张贴皇榜,征招了不少民间的良医入宫为太后诊治,最终是一位名叫宁为玉的年青大夫拔得头筹,开的方子见了效果。小皇帝本想赐个一官半职给他,但他心在江湖,执意不肯受封赏,也就作罢了,只留待太后彻底痊愈便放他归去。

宁为玉就这么在宫里头待着,照理说只得太后一个病患最是清闲不过,偏生他古道热肠,闲暇时候直接在太医院门口摆张桌子,竖个江湖郎中常用的麻布帆,上书“悬壶济世”四个大字,对门第身份统统忽略不计,专为宫人们看病,一时太医院前门庭若市。

直到太医令吹胡子瞪眼地告到小皇帝这来,小皇帝才知道有这么个大热闹看。于是开开心心地赶忙去瞅了。看诊的队伍排得老长,大多是年老体衰、困病交加的太监和宫女。皇城里宫人们身份卑微,生了病一般是没什么机会得到太医们救治的,也出不来宫寻医。要么自己硬熬下来,要么问个药方胡乱抓点药吃了,剂量错了吃死人或者没挺下来也是常有的事。突然出了个济世为怀的宁为玉,瞬间收获无数粉丝。大抵就是那个时候,强公公初次见到宁为玉,少男十七春心动。

宁为玉其人,倒也算是眉清目秀,丰神俊朗,医术精良,人品也还可以,当然和自己是没法比的,小皇帝日常捋着额前的一撮紫毛窥镜感叹。

可惜强公公生性害羞,又是个公公,太后病也快好全了,宁为玉怕是留不住几日。

这段姻缘,难办啊!小皇帝满面愁容地瞅着案牍前对他的关怀毫不知情、专心研墨的强公公,深深叹了口气,然后在礼部尚书的折子上重重地画下一只王八。

 

这日,小皇帝出宫微服私巡,见了大街上一个漂亮公子便走不动道,谁料对方也不是好惹的,带了乌泱泱一拨人出来。两方人马在王都的主街上闹将起来,你来我往,鸡飞蛋打,叫全城百姓看了好大一个笑话。闹完了才知道,漂亮公子竟然是前来朝贺小皇帝十日后亲政的邻国小殿下,如此有辱国体的事险些把太后气得旧病复发,小皇帝是没法子惩处了,可怜手下一班人,尤其是带着头给皇帝打气叫好的强公公,生生挨了三十板子。

 

“哎哟哎哟。”强公公趴在床上止不住地叫唤,遍布血痕的屁股上还未上药,只盖了一层薄薄的白纱遮掩。

小皇帝心怀愧疚,“唉,是寡人对不住你,都叫那些侍卫下手轻点了,怎么还那么重?!你放心啊,寡人一定好好补偿你!”

强公公心想你可闭嘴吧你个害人精马后炮,“奴才这么趴着也不是个办法,请皇上行行好,派个靠得住的医官给奴才看看吧!这便是莫大恩赐了!”

“哪儿的话,放心放心,这么多年交情,你还信不过寡人吗?”

信不过。强公公小声嘟哝。

 

宁为玉轻轻推开房门,屋里静悄悄的,只听得到浅浅的呼吸声。

“宁为玉奉命来为强公公诊治。”

啥?强公公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他是不是听到了“宁为玉”三个字?

宁为玉见床上的人没什么反应,又大着胆子喊了一声,“宁为玉奉命来为强公公诊治!”

这回可把强公公吓清醒了,他痛也顾不得了,只一个激灵跳了起来,原本就已褪到膝盖的裤子直接掉到了脚踝上。

宁为玉看着下身不着寸缕的强公公,强公公看着目瞪口呆的宁为玉,空气温度降到了冰点,足以把人煮熟的热度却瞬间从两人的心脏烧到了天灵盖。

“强强强强强公公公公公公,你你你你怎怎怎么……”你怎么不是公公啊?!

哎西!来的人怎么会是宁为玉啊?!皇上算你狠!强公公捂着通红的脸绝望地扑倒在被子上。

“咳咳,”宁为玉清了清嗓子,“总之,在下先为您上药吧。”

 

没错,强公公其实不是公公,太傅一族已然蒙冤而死,小皇帝又怎忍心让苟活下来的强公公一生受辱?行刑当日,小皇帝设计用另一人替换下了他,其后又时时将强公公带在身边,好歹算是瞒骗过了摄政王的眼。

 

事后,强公公委屈巴巴地质问小皇帝为何这么做。

小皇帝邪魅一笑,“若不是寡人英明神武,就你这种天天收集人家手写药方的暗恋法子,什么时候才能有进展?寡人告诉你,追人呐,就得脸皮厚!”

“那……若是宁为玉把我的事散播出去,被摄政王知道了怎么办?”

小皇帝拍拍强公公的肩膀,“那他就真不值得你喜欢了。”

“我是说,皇上怎么办?”

小皇帝一脸满不在乎,“你觉得寡人现在还怕他吗?”

 

强公公的事情终是无第四人知晓。小皇帝亲政后不足半月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削了摄政王的权,镇压了他的兵,肃清了不少他在朝中的党羽。整个朝堂一派欣欣向荣。

 

时间走得飞快,太后的病算是大好了,数数日子,宁为玉也该离开皇宫,回他的江湖去。看着强公公整日唉声叹气、愁眉苦脸的模样,小皇帝简直脑壳疼。“强公公,去去去,给寡人去太医院跑一趟。”

“干嘛啊?您病了?”

“叫你去你就去,寡人特批你去遛个弯,哪来那么多废话?”

你果然有病!强公公暗自腹诽。 

 

太医院里药气腾腾,最近天热,宫里好些人都中了暑,宁为玉便号召医官们多熬些祛暑化湿、理气中和的藿香正气水置放着,人来一碗。

强公公无所事事地在太医院里转来转去,目光时不时有意无意地飘到宁为玉那块儿,见他一直专心收拾桌子,也没注意到自己,原本就耷拉着的脑袋垂得更低了。

太医院帮忙的小太监见皇帝身边的大红人登门,忙不迭地给强公公也奉上一碗解暑汤。

强公公心不在焉,接过药碗看都没看就一口饮了。

“诶!”小太监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您慢点喝,味冲!”

呜呜呜,你不早说?!强公公恶心得脸都皱成了一团。就不该听皇帝的话过来,不仅心里更难受了,嘴巴也没讨到什么好处。

唉,还是走吧!

“强公公——请留步!”宁为玉小跑着赶了上来,面上大约是被暑气蒸的,正泛着可疑的红晕。“这是我新制的藿香正气丸,效果和藿香正气水一样,和着水吞了就行,不难吃。”

强公公呆呆地接过药瓶,心里想着他怎么知道我不爱喝这个药剂?

“还有这个,”宁为玉又鬼鬼祟祟地把一张小纸条塞进强公公手里,随后匆匆跑走。

强公公狐疑地打开,上面只以清隽的蝇头小楷写了四个字——“我不走了”。

强公公看着小纸条,摸着滚烫的脸颊,咧开嘴无声地笑了起来。

 

The End.

评论(15)
热度(57)

阿树

©阿树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