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枢居记事

超短篇,主仲孟,带钤光,双白玩儿~大家的刀收收好,这次是甜的啊!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祝钧天各国子民新年快乐呀!!!
————————————————————————

除夕夜。
"王上,今日便是除夕了,臣略备酒菜,来与王上一同守岁。"
"百英玉露是臣自己酿的,酿得不大好。不不不,臣断不敢拿假酒来蒙骗王上!"
"这是荷花酥,这是鲜花饼,这是萝卜糕、莲子糖、糖葫芦、豌豆黄、凤梨酥……臣想着王上嗜甜,从前因着身子的关系吃了不少苦药,便特意命枢居的学生们做了各自家乡的甜点与王上品尝。王上可还喜欢?"
"额……这个唤作龙须酥,是骆珉做的……样子确实丑了些……诶?是咸的?!臣明日必罚他!"
"对了,"仲堃仪从袖中掏出一封红纸包,"王上过了年便又大了一岁,这是微臣给王上的压岁钱,望王上来年也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骆珉悄悄地阖上门,兀自叹了口气,自从天枢王离世后,先生就有点不大正常,今日又对着王上的灵龛自言自语了。天枢王都走了两年了,何来长岁一说呢?

"微臣不是要害王上长龋齿!唉,是微臣思虑不周了!"
碧衫少年轻飘飘地坐在桌沿上,脖子上围了一圈毛茸茸的围脖,裙裾下的两条腿一荡一荡的,整个人从头冠到步履都是近乎透明的淡薄颜色。
"公孙钤今年怎么没同王上一起上来?微臣还想谢谢他在下面对王上的多般照拂呢。"
"他本来是要来的,可陵光去年也下来了,他今日便留在下边陪他。"
"那倒也好,天璇王还似先前那般耽( yi)于( lei)饮( xi)酒( mian)么?"
"有公孙副相和裘将军天天陪着,倒不似先前了,"孟章歪着脑袋想了想,"不过启坤帝也在,几个人抬头不见低头见,总归是有点尴尬。"

"天玑王和齐将军可有欺负王上?早知今日光景,当初设计只减产天玑三成粮食就好了……"
"仲卿想多了,蹇宾和齐之侃自从见了面便整日腻歪在一起。"孟章站直身子,一人分饰两角,即兴模仿了一段二人的日常。

齐之侃:"是末将无能,连累了王上!"
蹇宾【忙忙上前扶起】"小齐快别这样说,是本王贻误了战机,怎可怪罪与你?"
齐之侃:"王上!臣下不想此生居然还有幸得见圣颜。"
蹇宾:"是啊,寡人也未曾想到……小齐还从未离开过寡人身边那么久……小齐瘦了!"

孟章撇了撇嘴,"人都死了,哪就看出来瘦了胖了?肉麻。"
仲堃仪哑然失笑,心道王上你也胖了,但一抬眼见孟章稍显落寞的神色,又隐隐难受起来,其他几国的王上都有人陪,就孟章是孤家寡人。
一时两人都有些无话,还是孟章先打破了沉默。
"方才仲卿封了红包给本王贺岁,仲卿难道不知人死了,便不再长年纪了么?"
"王上,臣——"
"所以说,本王永远都是十六,"孟章狡黠一笑,露出尖尖的可爱虎牙,"仲卿便要给本王封一辈子的红包!"
"微臣定当遵命!"

第二日,大年初一。
莫名其妙被克扣了红包并惩罚整理天枢王灵龛的骆珉:Σ(ŎдŎ|||)ノノ王上灵位前的贡品怎么少了大半?!先生你再饿也不能吃王上的贡品啊先生!!!

——————————————————————
废柴如我,说好产糖就产糖,虽然不太甜😂真的不太会写甜文,我已经尽力了_(:з)∠)_

评论(5)
热度(34)

阿树

©阿树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