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龙 四

对不起拖了好久,因为我卡文了……我是真滴废柴……_(:з」∠)_

这章写得不多,只有一点点,真的只有一点点(T-T)ノ 最近反复在听孟章的同人曲 荒丘过隙 找灵感,结果一边听一边哭,脑子整个都空白了……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

四、

仲堃仪在门外踯躅良久,久到手心都发了汗,才慎之又慎地推开了那扇隐秘的、寄托了他无限期待与幻梦的楠木大门。

琉璃灯盏新添了灯油,橘红色的明亮火苗在玲珑剔透的容器里静静摇曳,将浅杏色帷帐后的清减身影映得明明白白。

空气里沉郁的熏香未改,海水的咸涩未改,却又有哪里不一样了。

是鲜血的腥臭。

“……王上!”仲堃仪猛地拨开帷帐。

少年吓得动作一滞,手中被啃食了小半的活鱼趁机挣脱出他的束缚,扑棱到地板上,溅出一沓一沓黏糊糊的血痕。

仲堃仪扯住帷帐的手止不住地颤栗,轻柔的绢质在掌心里化为了刀般的利器,割得他生疼。

“大人这回可看清了,这是一尾生啖血肉的猛兽,绝不是大人回忆里的旧人。”萧渡冷漠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即便如此,大人还愿意带他回府么?”

少年满脸血污,嘴角残留着几片鱼鳞,正懵懂而委屈地看着地上扑腾的鱼。

“我愿意,”仲堃仪突然释然地笑了,“无妨,不管他是什么样子,我都愿意带他走。”他拾起还在垂死挣扎的鱼,用衣袖仔细擦去鱼身的污秽,再奉上珍宝一般地双手捧到少年面前,少年开心地对他咧开嘴,露着白森森的牙,一派孩童似的天真。

记忆里,孟章也这么对他笑过。一次是他提出重开玉衡故道,与天璇通商以充盈府库;一次是孟章来他的府中探望,还为他带了两瓶百英玉露;再一次是他设计减产了天玑六成粮食,孟章喜得当场封他做了上大夫。天枢王的王位得来得并不光彩,便是做了王也是位高权轻,处处为三大世家所掣肘,故而孟章为人隐忍筹谋,在国事上更是殚精竭虑,明明未及冠的年纪,却鲜少有少年人的欢颜,日日一副眉上落了锁、心有千斤重的模样。因此,仅有的几次笑容他都深深印在心里。

少年扶着仲堃仪的手啃着鱼,仲堃仪也不躲,只脉脉温情地注视着他头顶的发旋。多好,孟章活生生地回来了,此刻就在他眼前触手可及的地方,有淡淡的体温通过手与手之间湿滑阴冷的触感传至心扉。

“看来大人真的很喜欢这孩子,”萧渡手上端着一个碧玉小碗,“那今日份的汤药就拜托大人了,饭后过一盏茶的时间再喂与他吃即可。”

“多谢。”

“是我麻烦大人,大人谢我做什么?”萧渡放下药碗,“大人喂完药请来前院,届时我会与您商讨如何带这孩子回仲府的事情。”

“萧老板……答应了?!”仲堃仪激动得声音微微发抖。

“不是我答应了,而是他——”萧渡转而看向青龙的方向,原本疏离的口吻不自觉地镀上温柔的颜色,“是这孩子愿意跟大人走。”

“不是他喜爱和信任的人,他是不会与之亲近的。”

无论曾经受过多少伤害和背叛,果然,一旦见到那人,便还是会选择原谅啊。这究竟是仁慈,还是愚蠢?

萧渡自嘲地笑了笑,“真羡慕大人,才见第二次面,他就愿意吃你喂的食物,记得我头一次喂他吃东西,这孩子还把我的手咬伤了,足足半年才消了疤。希望大人,将来遇到什么事,都莫要辜负了这份喜爱与信任才是。毕竟,您是他亲自选定的人呐。”

药汁浓稠,光是闻其浓重的涩味就知其苦。少年消灭完了鱼就潜回了水里,灵活漂亮的青色尾巴左摆摆水,右摆摆水,在池中荡漾开一圈一圈毫无意义的涟漪,像是要装傻到底,彻底假装吃药的事不存在。

仲堃仪沿着水池四边来回小跑了两趟都没喂上一口药,终于明白萧渡给他安排了个多好的差事。

“王上,求您吃口药吧,王上,吃了药病才会好。”从前仲堃仪也伺候过孟章吃药,孟章吃药是绝不需要人哄着求着的。有时候政务繁忙,没多少空闲,孟章便等药略凉了些,拿起碗一口闷也是常有的事。少年君王嘴上不说,眉间却瞬间被苦味压得沉了下去,要好一会儿才缓得过来。仲堃仪初任通事舍人之时,看不过眼,曾悄悄地塞过莲子糖给孟章,不料被立刻拒绝了。大抵是为人君者,必须将少年人的任性骄纵一并舍了去,只留下成熟和稳重就好。区区苦药又算得了什么?其实,孟章又何曾任性骄纵过呢?

仲堃仪从袖间拿出一包沉甸甸的莲子糖,“王上,一口药换一颗糖,好不好?”

少年听了话果真从池子中央慢慢往池边游来,他先是尝了一口莲子糖,知晓了仲堃仪没在骗他,这笔“交易”才算成了。

“王上可还记得微臣?”少年每次只浅浅啜一口药,便急着来讨糖吃,吃了糖便回池里肆意嬉戏一番,偏要等糖化完了再过来吃药,如此往复,无论仲堃仪说什么,他都是一副置若罔闻的样子。

“不记得也好,当年微臣心怀愤懑舍王上而去,是微臣的错。总想着还能再见,却未曾想三拜之后便是永诀。二十多年来,微臣未能光复我天枢,还做了他人的臣子,说来真是惭愧……”仲堃仪笑笑,有咸涩的眼泪滚出眼眶。他已不记得自己有多少年未曾流过泪了,“何其有幸上苍让我可以与王上重逢,可惜,王上还是那么年轻,而我,微臣、微臣却老了……”

少年抬起湿漉漉的手,拭去仲堃仪脸上的泪水,从咽喉深处生硬笨拙地挤出了两个字,“仲,卿。”



评论(27)
热度(45)
  1. 七只影阿树 转载了此文字

阿树

©阿树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