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龙 三

 可能是有点无聊的过渡章(*T▽T*)怎么能让方方土那么轻易得到萌章呢23333我是个坏人:( •ᾥ•): 

前文 遇龙一&二:  http://dorothytree.lofter.com/post/1d07188b_120f40ed   (是这么放链接么?还不太会玩乐乎……)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

三、

“本王方才做了个梦,梦到了仲卿,仲卿却还是那日学宫里的无名士子,本王许久未曾见到仲卿如那时般神采飞扬了。”

“微臣认为自有济世之能,若是不能为王上分忧,也只能另寻一番天地。”

“王上对微臣的恩情,微臣铭记于心。”

一叩首,再叩首,三叩首。

仲堃仪看见明黄色的身影拂袖转身决绝离去,也看见病骨支离的少年君王抚着心口,神色惶惶地倒在床榻之上,风起处,长明灯灭。

海水铺天盖地地汹涌而来,将一切都吞噬进无边的黑暗中。

“仲卿啊仲卿,三拜之后,你我今生的君臣缘分便尽数了了。”孟章轻飘飘的声音被巨浪拍碎成无数细微的齑粉,随即消散在沉木熏香里。

“王上!王上!微臣错了,是微臣错了!”仲堃仪蓦地惊醒,冷汗沁得他内衫湿透,屋内的烛火还是很黯淡,却已不是方才的房间了。门外传来嘈嘈切切的雨声,依稀还可以听见浩王爷呵斥的声音。

先前的所见所闻究竟是一场臆想出来的梦境,还是苍天见怜,真的把孟章送回到了他的身边?

膝盖处传来阵阵痛楚,仲堃仪感受到有什么轻薄锋利的东西膈在手心,他摊开手掌,那里静静地躺着一枚小小的青色鳞片,在暗室之中依然散发着莹莹幽光,闪烁得近乎妖冶。

所以说,那不是梦,那个少年,孟章,不是梦?

仲堃仪将鳞片妥善收纳进怀中,他顾不得擦去满脸的细汗,甚至连衣冠鞋履都来不及整理就冲了出去。

浩王爷见了来人,忙忙收敛住责骂的表情,“仲大人,您可无恙了吗?萧渡对大人的怠慢之罪,本王定要好好追究一番!”

仲堃仪无暇看他一眼,“萧老板,我要买他,我要买下那条青龙!”

“青、青龙?”浩王爷不可思议的眼神在仲堃仪和萧渡之间摇摆,“仲大人,您是说,这里还有青龙?”

“黄金万两,再加夜明珠十斛,不,这些或许还不够,萧老板只管开个价。仲某纵是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浩王爷从没见过仲堃仪如此狼狈的模样,此人寒门出身,一向自命清高,沉稳持重,最是看不惯什么门阀世家,皇亲国戚,自己费尽心思才得他稍加青眼。这异人斋里究竟藏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宝贝,连仲堃仪都为之疯魔?青龙这等古籍中才记载了一二的上古神兽,真的存在于世间么?

“大人恐怕误会了,青龙病体孱弱,家母临终前曾几番告诫我要好好照顾他,切不可转卖他人以牟暴利。再者,青龙至仁至灵,本就非池中之物,终有一日是要回归天地的,如何能被吾等凡人困住?恕本店不予出售,请大人海涵。”

“放肆!”仲堃仪尚未置一词,浩王爷却先动了怒,“你好大的胆子,不过是个讨口饭吃的江湖生意人,居然连仲大人的意思都敢违拗!”是自己带仲堃仪来的异人斋,送礼之事也是自己一心想要促成的,萧渡这般不识好歹地当面拒绝,无异于是在打他一国王爷的脸面。“我劝你莫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把仲大人要的东西交出来,我这儿少不了你的好处。”

“王爷这是逼着我卖?”萧渡敛了一身装出来的软骨头,神色倨傲道,“呵,我竟不知天子脚下还有这等强买强卖的事。如果萧某人今日怕了王爷的权势,那明日我这异人斋不开也罢。”

“你!”浩王爷万想不到萧渡会断然拂了他的意。

仲堃仪伸手制止浩王爷再次发难,“王爷可否暂避一阵?我有话想与萧老板单独谈谈。”


雨声飒飒,在屋檐下织出一层密密的帘幕,丝毫未见有停的迹象。仲堃仪记得,他与孟章初见那阵,便是在谷雨季春的时节,只是那时雨绵绵地伴着日头落下来,天气却是渐暖的,不像今日,雨水带来的只有透心的寒气。

“我知母命难违,此事令萧老板为难了,但仲某是诚心诚意想要那尾青龙,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大人可否告知在下为何如此执着?单单为了一份猎奇之心?若只是为了猎奇,萧某店中还有其他——”

“说出来不怕萧老板笑话,”仲堃仪打断他,嘴角噙着一丝苦笑,“此龙形容肖似吾一故人。”

“哦?那故人今何在?”

“故人离世已二十五载有余。”

“大人记得那么清楚,看来此人在大人心中定然十分珍重。若是在下没记错,前朝的天枢王孟章正是崩于这一年……”

“……”

“世人明知往者不可追,却最是放不下。”萧渡喟然长叹,“罢了,请大人明日再来一趟吧。”


评论(13)
热度(28)

阿树

©阿树
Powered by LOFTER